首頁 > 基金要聞 > 僅靠貨基一枝獨秀 中信建投基金背靠大樹難乘涼?

僅靠貨基一枝獨秀 中信建投基金背靠大樹難乘涼?

2019-06-26 13:06:54|瀏覽量:166|

僅靠貨基一枝獨秀 中信建投基金背靠大樹難乘涼?

  文/曹井雪

  編輯/張桔

  作為券商系基金,中信建投基金雖然背靠中信建投證券這棵大樹,但發展多年,在行業內仍然無法躋身前列。如今,公司主要依靠貨幣型基金撐起規模,其他類型的基金,尤其是權益類基金幾乎完全“淪陷”。

  長期以來,券商系公募是公募圈中的一股重要力量,大股東券商實力的強弱將對基金公司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不過,中信建投基金卻似乎是個例外。根據最新凈資本排序,中信建投證券以410.3億元的凈資本排在行業第9位;但公司旗下的中信建投基金的規模卻僅為159.2億元,在134家內地公募基金公司中僅排在第84位。Wind資訊顯示,公司成立于2013年9月9日,經歷了近6年的發展后,公司的公募資產管理規模終于在今年首季末達到152.9億元,然而,其中中信建投添鑫寶的規模一基獨大,其首季末就達到了112.73億元。

  與貨基相比,公司旗下的權益類基金則顯得頗為尷尬:統計數據顯示,公司旗下的主動權益類基金僅有5只,即使其中有4只基金都分為了A、C兩類份額,但它們各自的合計規模均低于1億元。進一步從今年以來的業績表現看,實際上權益類產品基本上也淪于平庸,甚至排名墊底的產品開年迄今的凈值增長率為負。

  貨基的榮耀難掩其他產品的失落

  老牌券商中信建投證券已經成立多年,但它控股的基金子公司中信建投基金在2013年才正式誕生。成立迄今,中信建投基金的發展軌跡頗為低調,在公募圈中甚至成為被人遺忘的角色。就規模而言,在去年四季度之前,中信建投基金的公募資產管理規模一直未能突破百億。對比來看,同樣在2013年成立的基金公司中,興業基金、國壽安保以及永贏基金早已突破千億大關。

  否極泰來,中信建投的規模終于在去年四季度末增長至142.7億元,并于今年一季度末增長至152.9億元。但是,《紅周刊(博客,微博)》記者統計發現,根據細分的基金類型,在近一年的時間內,貨幣基金、債券基金、主動權益類基金以及被動指數型基金的規模分別增長了66.4億元、9.05億元、-0.28億元和0.46億元。由此可見,貨幣基金是公司規模增長的主要動力。

  不僅如此,從公司現有的資產結構來看,貨幣基金在今年一季度末的規模就達到了116.87億元,占公司總規模的76.44%,其中僅中信建投添鑫寶的規模就已經達到了112.73億元。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公司的權益類基金,根據《紅周刊》記者統計,公司旗下權益類基金有5只,規模合計僅為1.76億元。

  對此,天相投顧基金評價中心負責人賈志對《紅周刊》記者表示:“中信建投貨基規模大多集中在中信建投添鑫寶上,這只基金的規模在2018年6月末到2019年12月末有爆發式的增長。具體看,2018年6月末機構持有比例為45.45%,到2018年12月末,機構持有比例為80.85%,基金規模也從43.13億增長到106.21億,說明期間基金規模的增長主要是由機構貢獻的。”

  一邊是貨基盡享無尚榮光,一邊卻是公司其他類型產品的集體“失落”。《紅周刊》記者還發現,在公司旗下的14只其他類型的公募基金中,竟然有11只基金是同時分為A、C兩類份額來運作的。即便如此,兩類份額加總迷你的情況也是比比皆是。來自Wind資訊的統計表明,按A、C兩類份額合并統計,首季末規模仍未過億的產品仍有7只。

  不可否認的是,上述產品業績乏力是導致規模“岌岌可危”的重要因素。聚焦其中的權益類基金和債券類基金,記者發現,中信建投睿信、智信互聯網、睿溢、聚利和行業輪換5只基金的成立時間各異,但它們各自的年化收益率幾乎都處在同類產品的后三分之一。

  權益類基金乏善可陳、淪為配角

  在公司諸多規模迷你的基金中,實際上權益類基金是最弱的一環。首先看主動權益類基金,據統計,公司旗下主動權益類基金的數量共5只,它們分別是中信建投醫改、睿利、睿信、智信物聯網以及行業輪換,它們各自的規模也僅有1665萬元、2227萬元、2276萬元、2869萬元以及8538萬元。

  截至6月13日收盤,上證指數今年以來上漲了16.71%。如是背景下,中信建投的主動權益類基金卻也沒有亮眼的表現,上述5只基金對應的凈值增長率分別為13.98%、17.82%、-2.36%、15.48%以及2.46%。其中,中信建投睿利是唯一跑贏上證指數的基金,不過也僅小幅跑贏了1.11個點。

  具體說來,其中最為尷尬的當屬中信建投睿信。統計數據顯示,在今年之前成立的2327只主動權益類基金中,凈值增長率為負的基金僅有78只,而中信建投睿信排在了后30位之列。

  對于該基金今年業績表現欠佳的原因,張婷分析:“去年末該基金的股票倉位就為零,而今年以來,從基金凈值來看,1月份該基金基本空倉,從2月份才開始提高倉位,不過到今年一季度末,該基金的股票倉位也不過54.47%;此后該基金很可能繼續提高了股票倉位,直至4月中旬;然而當時市場出現了震蕩,該基金的凈值也隨之回撤。”

  此外,《紅周刊》記者發現,不僅是今年以來的業績,在成立以來的各個階段,中信建投睿信的業績表現均欠佳。該基金成立于2015年2月3日,截至6月13日收盤,其成立以來的凈值增長率僅為-35.76%,年化回報率為-9.65%,在同類基金中排在了倒數第二位。

  同時,或多或少是受到了業績的拖累,從2015年成立以來,基金已經先后經歷了3位基金經理,前兩任基金經理王琦和王曉貞均是有偏股類基金管理經驗的人士,但他們各自僅取得了5.3%以及-32.7%的任職回報率,而該基金的規模也在今年一季度末縮水至2276萬元。

  有趣的是,基金公司似乎開始劍走偏鋒,選擇了只有管理偏債類基金經驗的劉鋒坐鎮。但是,劉鋒并沒有快速發揮自身管理債券的優勢,從天天基金網的股票倉位測算來看,該基金此后的股票倉位還在90%以上。截至6月13日收盤,從4月11日他接任中信建投睿信以來的凈值增長率也僅為-10.6%。

  此外,公司還從新華基金(博客,微博)挖角了明星基金經理欒江偉,從2015年至2018年在新華基金任職期間,其管理的基金多次獲得了明星基金獎。但截至6月13日收盤,他從今年1月17日開始管理中信建投行業輪換以來,取得的任職回報率僅為2.46%。回顧欒江偉的管理經驗,他一直比較擅長周期投資,此前所管理的基金重倉的股票也具有行業輪換的特點。

  而根據今年的一季報,在中信建投行業輪換前十大重倉股中,欒江偉配置了中新藥業(600329)、以嶺藥業(002603)、億帆醫藥、人福醫藥(600079)、天力士和海辰藥業6只醫藥股。不過今年以來,醫藥行業的漲幅出現了分化,欒江偉配置6只醫藥股均沒能大漲,平均漲幅僅為2.22%。此外,他重倉的騰邦國際(300178)、慈文傳媒、先河環保(300137)的跌幅分別達到了26.88%、7.98%和1.23%。由此可見,重倉股的選擇失誤造成了欒江偉加入中信建投基金后業績褪色。

  除了主動權益類基金外,公司的被動權益類基金也同樣式微。目前公司僅有中信建投北京50ETF一只被動指數型基金,產品成立于2018年9月27日,雖然截至6月13日收盤,基金成立以來的凈值增長率為3.62%,但依舊被投資者用腳投票,今年一季度末的規模僅有4592萬元。此外,去年末,公司發行的中信建投北京50ETF聯接基金募集失敗。

  背靠大樹緣何難乘涼

  基金公司能有實力強的銀行或券商作為股東方支持,其發展情況往往不差。但從中信建投基金的發展路徑來看,其似乎并沒有分享到太多股東方成功的絕學。

  據賈志介紹:“券商對于其基金子公司的投研、投行資源等方面的影響較大。部分券商的渠道比較優秀,其基金子公司在這方面也會有優勢。”此外,張婷還補充:“通常來看,券商系的基金公司權益類基金規模以及表現整體更好,銀行系基金公司的固收規模更大一些。”

  中信建投基金之所以沒能具備券商系公募的優勢,似乎要歸因于股東方的支持力度以及自身的發展策略。首先看公司管理層,目前,公司的總經理邱黎強此前曾在中信建投證券擔任資產管理部總監、執行總經理等職務;此外公司的常務副總經理袁野也曾在中信建投證券擔任機構業務部高級經理、資產管理部總監。他們均有豐富的資產管理經驗,而且從公開采訪來看,他們更擅長大類資產管理,具體到股票投資,經驗似乎尚顯欠缺。

  其次,在基金經理層面,公司目前5位正在管轄權益類基金的基金經理——劉鋒、周紫光、謝瑋、周戶以及欒江偉,他們或是由中信建投基金主動培養的,或是從其他券商或基金公司跳槽而來,均沒有在中信建投證券的工作經驗。因此,無論從管理人員還是從基金經理的角度來看,中信建投證券為中信建投基金提供的權益投研方面的支持似乎不大。

  此外,近期發布的券商月度公告顯示,中信建投基金大股東5月的營業收入為680.87億元,而凈利潤僅有31.41億元,環比下滑幅度高達90.92%,而公司4月的凈利潤為345.89億元,環比下滑了58.66%。在母公司也出現業績下滑的情況下,中信建投基金未來的發展似乎也蒙上了一層陰影。

  (本文已刊發于2019年6月15日出版的《紅周刊》)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紅刊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文章標簽: 基金 中信 億元 規模 權益
本網所發布資訊來源網絡,僅屬作者個人主觀觀點,與本網無關。
 

專欄合作

歡迎您瀏覽龍基金官網,有關資訊合作,投稿或其他疑問請聯系 QQ:2698491281

開通專欄
手机吃鸡游戏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