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金融 > 中国医改十五年

中国医改十五年

2018-12-01 12:13:11|浏览量:591|

中国医改十五年

来源 | 饭统戴老板(ID:worldofboss)

作者 | 陈晓荣 戴老板

数据支持 | 陈喵喵


2016年5月11日上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前院长石应康,离开成都国嘉华庭小区8楼的家,来到20楼他的另外一套房子里。这套房子平时由石应康的母亲居住,而此刻母亲访亲去了重庆,屋内空荡无人。他倚着书?#24247;?#31383;台,独自抽了二十多根烟后,踩灭?#25628;?#22836;,拉开窗户一跃而下,当场身亡。


华西医院是中国顶级的公立医院,长期位列全国综合医院排行榜前三名。这家?#31383;?#20110;1892年的医院,辉煌时与协和齐名,也曾在80年代一?#20154;?#33853;。1993年,年仅43岁的石应康上任华西医院院长,在之后的20年时间里,他奇迹般地将华西医院推到业务收入全国第一、科研实力全国第二的位置。


石应康主导的“华西模?#20581;保?#26159;中国医疗领域的独特风景,被国内其他公立医院纷纷借鉴,巨无霸的三甲医院纷纷开花。在成都、四川乃至整个西?#31995;?#21306;,本该与部属医院具备抗衡实力的省属、部队医院,相对于其他地区的同行,都显得发育不?#36857;?#27491;是华西一家独大的另一个注解。


有非常之人,才能成就非常之事。石应康在2013年?#24230;?#26102;曾这样总结:“我觉得?#19968;?#26159;给中国的医?#33670;?#29983;事业做出了比较大的贡?#20303;?#25105;把华西从盆地带到了海洋。我给团队带来了光明的前景?#22836;?#26007;的?#36739;頡?#22914;果是百分制,我给自己打95分。”也许正是这种自信和不羁,让他不擅长给自己留下回旋?#21344;洹?/p>


于是在卷入西?#31995;?#21306;的一连串震动之后,他选择了用极端的方式离开了人世。


不过,石应康留下的遗产,却仍然回荡在中国医疗领域的上空。生前曾为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咨询专?#19994;?#20182;,用华西医院这个作品,为正在喧嚣争执?#36739;?#19981;明的中国医改指出了一条?#36739;潁?#21046;造超级公立医院,通过行政资源建立竞争优势,通过集约管理提升运营效率,孵化出体量惊人的三甲医院。


这条道路,一直是医改最高层所忌讳和避免的,但被无数基层三甲医院所拥护,“先做大、再做强”的华西模式已经像蔓延的野火,无人能够阻挡。


高层和基层关于“超级医院”的分歧,折射出中国医疗行业的两个“平行世界?#20445;?#27700;面之上,国务院医改方案五大改革任务调门越来越高,帮老百姓解决看病难看病贵,成为各级领导的首要民生议题;水面之下,资源集中人满为患的超级医院模式,才是每个公立医院院长心中的真爱。


这两个各自狂?#36857;?#21364;罕有交集的世界,呈现给大众的就是两幅完全不同的图景:在新闻联播里,医改成就巨大,6万多亿财政投入、全民医保、基层医?#33670;?#29983;机构全覆盖……而在老百姓眼里:超级公立医院越做越大,医生抱怨收入低工作累,患者抱怨看病难看病贵,医患关系紧张,恶性案件层出不穷……


今日种种,皆是往昔?#21040;幔?#36825;一切到底是如何炼成的?#30475;?#26696;的寻找,要随着时光轴,倒回到2003年。


1. 医改启程


2003年,中国发生了两件大事,直接拉开了?#20013;?#38271;达十五年的医疗体制改革帷幕。


第一件事是SARS。这种肆虐全中国的病毒,让大江南北人人自危,而举国公共卫生体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查明病源,也无法限制疾病的传播,最后还是香港大学的研究团队率先成功分离病毒。疾病的控制也多亏“老天保佑?#20445;?#20837;夏后气温升高病毒活性?#38470;擔?#26368;终停止蔓延。


这只“黑天鹅?#20445;?#32473;飞速发展的中国摁下了超过三个月的?#38712;?#20572;键?#20445;?#35753;在朝在野的中国人蓦然发现:医?#33670;?#29983;投入的长年欠账,已经成为整个社会发展的致命缺点。于是,加大对医疗的投入,成为举国上下的共识。在新政府的主导下,政府卫生支出从2003年开始骤然提升。


中国医改十五年


第二件事发生在江?#36134;?#36801;,?#27492;莆?#20851;紧要?#20174;?#21709;深远。2003年前后,在“深化市场经济改革”的大旗之下,各行各业都举起市场经济大旗,?#30001;?#20102;自由主义的改革,最为敢想敢做的江苏省宿迁市,在市委书记仇和的主导下,从三甲级别的市医院到基层的乡镇卫生院,全部拍卖处置,一个都没留。


地方的步子迈地如此大,中央有人坐不住了。2003年,国家发改委和卫生部牵头的一项前瞻研究悄然起步,准备为下一个十年的中国医疗体制探索前路。


课题小组在2005年中发布了一个中期成果,痛批宿迁的“卖光”政策,并公开宣?#36857;?#21830;品化和市场化取向的中国医改“不成功”。这份由主管部委牵头实施的研究报告,毫不留情地批评自身改革的失败,极为?#22868;?#19968;时之间舆论哗然。医改,从原来的冷门小众研究,一下子成为了?#35753;?#26174;学。


舆论的关注使身负“顶层设计”?#38712;?#30340;国家发改委倍感压力,本该在2007年“十七大”前交卷的医改方案,竟是越议越复杂,史无前例地委托了包括国内知名院校、智库和国外咨询公司麦肯锡、世卫组织、世界银行等国?#39318;?#32455;,一口气出了9个方案,甚至?#22868;?#22320;向社会大众征求意见,以求周全。


如此“百家争鸣”式的谏言采集,让医改领域涌现出数量繁多的专家,他们往往代表不同的利益,提出各式各样的方案和建议,令人眼花?#26376;摇?#20294;上溯到医改的本源,这些?#21697;?#30340;?#26432;?#21487;以大致分成两派:补供方还是补需?#20581;?/p>


如前所述,2003年SARS事件之后,中央和地方对医疗的财政投入像开闸的水库,瞬间?#22836;?#20986;无数的资源。而一旦增加投入成为共识,钱怎么花就成了大问题:财政资金支付给谁?由谁主导分配?依据什么规则分配?这不是无关痛痒的政治清谈,而是真金白银的利益。


围绕即将到来的天量投入,争论的核心就是新增投入,是该直接进入公立医院,还是通过增加医保投入补贴给老百姓。前者补贴的是供给端(医院),简称补供方,也?#33670;?#25919;府主导派?#20445;?#21518;者补贴的是需求端(患者),简称“补需?#20581;保?#20063;叫做“市场主导派”。


在这两方的主导下,中国医改从一开?#36857;?#23601;陷入了一场宛如明朝嘉?#25913;?#38388;“大礼议”般的朝野争论。


2. 朝野礼仪


无论是补供方还是补需方,背后都有雄厚的势力支持,?#33670;?#21307;改关键话语权的中央部委,很早就选边站队,各自摩拳擦掌。


首先是国家发改委:作为医改方案操刀者,发改委希望改革尽快成行,尽快交卷,主张争取更多资源(主要是财政投入和人?#21271;?#21046;)倾斜到医改中,既希望增加更多设施设备投入“补供?#20581;保?#21448;希望增加医保投入“补需?#20581;保?#31435;场摇摆,走中间路线。


其次是卫生部(后改组为国家卫?#33670;?#20316;为公立医院的代言人,坚定要求“补供?#20581;保?#21147;推英国国民健康体制(NHS)的公立医院全额供养做法,力主财政包揽公立医院所有支出,将公立医院完全行政化。这是坚定的“补供?#20581;薄?/p>


接下来是财政部和人社部:财政部作为改革的买单方,对于“补供?#20581;?#25152;导致预算无底洞保持天然的警惕,坚定支持花钱相对可控的“补需?#20581;?#26041;案。而人社部作为“补需?#20581;?#26041;案的承接者,希望借助此次改革形成“全民医保?#20445;?#24418;成对公立医院的绝对话语权,坚定支持“补需?#20581;?#26041;案。


最后出场的是物价部门:在中央,物价管理是由国家发改委的一个司局主管;而在地方层面,物价部门是一个独立的部门。卫生支出无非是政府、患者和医保三方买单,而定价权关系到后两者买多少单,所以地位十分重要。


物价部门十分忌讳提高医疗服务定价,这将造成直接的政治压力和民生拷问,所以多数地区的医疗定价多年维持在低水平不做调整。面对医院的压力,则是?#21335;?#26395;于财政投入增加,以便转移压力,甚?#20102;呈平檔投?#20215;。从本质上,同情“补供?#20581;?#22810;一些。


在医改方案的?#33268;?#21644;制定过程中,这些庙堂上的部委,通过各自支持的学者的研究机构,打了一场“代理人战争?#20445;?#21475;诛?#21490;ィ?#20320;来我往,好不热闹。


但跟明朝的“大礼议”一样,如果脱离具体的实践环?#24120;?#35758;题本身其实无所谓对错。我?#24378;?#20197;用一个简单的例子?#24471;鰨?#22914;果?#30452;?#26377;一群穷人整日挨饿,政府深感投入不足,准备编列预算,使这些穷人能够每天吃上三个馒头。现在有两个办法可以做到:


办法A:政府出钱建立救济点,雇人做馒头,原料、人工、管理都由政府买单,做出馒头免费或以象征性的价格分给穷人。这就是补贴给供给?#20581;?/p>


办法B:给发给穷人?#31216;范一?#21048;,每日限兑三个馒头,让穷人自己去市场上?#25937;一?#39314;头,商家拿着?#19968;?#21048;向政府换现金。这就是补贴给需求?#20581;?/p>


从表面上看,办法A和办法B,都能解决穷人吃不上馒头的问题,但实际上,无论是“补供?#20581;被?#26159;“补需?#20581;保?#37117;需要一定的前提或必要条件才能得以实施:


补供方的前提,是高度的行政效率,能够自我约束,确保钱投给公立医院之后,巨大的医疗官僚体?#30340;?#22815;?#20013;?#36755;出价廉物美的医疗服务。简单来类比,就是政府出钱办的馒头店,既要供应充分,也要物美价廉。这么多年的实践告诉我?#29301;?#36825;话听起来容易,做起来很?#36873;?/p>


补需方的思路,则来自于“市场失灵”理论,其本质是创造出一个新的内部市场,使竞争重新有效,但前提是导?#29575;?#22330;失灵的信息优势方(医生和医院)不再具有优势,否则市场仍将以另外的方式继续失灵。简单来类比,就是尽管给老百姓发了馒头钱,但如果馒头铺店大欺?#20572;?#31351;人还是吃不上物美价廉的馒头。


最后,这场医改“大礼议”的结果也和明朝那场大礼议类似,论者云云,往往脱离具体实践而空谈理论,以己之长较彼之短,却无视自己的弱点。时光荏苒,十七大后新班子到任,高层视医改为提升民生的切入点,不再?#21364;?#32456;于,在2009年两会前,医改方案审定成行。


历史一再证明,在我们这样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如果没有顶层人物的拍板,任由庞大的行政系统自发产生结果,那么出台的政策往往是部门互相掣肘后的成果。通读2009年医改方案,我?#24378;?#20197;看到,文件里最明确的地方,就是花钱,就是投入,但是投入的路?#24230;?#19981;尽明确,约束性的关键细节更是欠奉。


2009年医改方案发布后,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时任财政部副部长表示,近期三年预计的8500亿元新增投入,三分之二是“补需?#20581;保?#19977;分之一是“补供?#20581;薄?#28982;而,这显然是财政部良好愿望,具体的投入结构,还需要通过逐年的预算程序来最终?#33539;ā?/p>


也就是说,在方案制定阶?#21361;?#34917;供?#20581;?#21644;“补需?#20581;?#24182;没有通过速战速决分出胜?#28023;?#30495;正的投入?#36739;潁?#36824;要一个一个项?#24247;?#21435;争夺,双方由此转入拉锯?#20581;?/p>


3. 混沌起步


第一次关键的争夺战,打响在2009年?#20303;?/p>


这场遭遇战的核?#27169;?#26159;基层医?#33670;?#29983;机构的投入路径。不同于之前的文字之争,此时天?#24247;?#39044;算已经箭在弦上,只待投入路?#24230;范ǎ?#23601;会源源不断注入干涸已久的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账户之中。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也是无数人觊觎的对象。


于是一场奇观出现:2009年前后,全国各地久已无人?#24335;?#30340;乡镇卫生院,突然开始大规模增加人?#20445;?#21407;来空余的编制被各路关系的?#36164;?#19968;一填满。事后看来,还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庙堂有庙堂的争论,基层有基层的智慧,无论“补供?#20581;被?#26159;“补需?#20581;?#35841;赢,这些人一定会受益。


中国医改十五年


用《奇葩说?#38450;?#19968;句广告词来总结就是:“你爱行不行,我一路躺赢。”


2009年医改的整体逻辑?#25215;?#26159;这样的:上面市县级的三级?#25237;?#32423;医疗机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牵动面太大,不好改;下面乡村医生人数巨大,编?#33670;?#39064;一直没有落实,历?#38750;?#36134;太多,也不好改;中间乡镇街道一级医疗机构,自然成为改革出发之地。


所?#20581;?#25720;着石头过河”的操作?#25913;希?#23601;是从看起来相对简单的改革做起。


“补供?#20581;?#21644;“补需?#20581;?#37117;知道,这是一场关键的前哨战,谁主导了基层医?#33670;?#29983;机构的投入模式,就在将来的主战场——市县大型综合公立医院——占有主导权。两派争夺的焦点,就是2009年医改方案中的一句23个字组成的话:“探索对基层医?#33670;?#29983;机构实行收支两条线等管理方?#20581;薄?/p>


所?#20581;?#25910;支两条线?#20445;?#20854;实就是变相意义上的全额财政保?#24076;?#22914;果成行,就是完全的“补供?#20581;?#30340;方案。


据说当年力主“补需?#20581;?#30340;部门曾为?#22659;?#36825;句话做出了巨大努力,争论一直到文件出台的最后时刻,最后的结果是“补供?#20581;?#26377;限让步,同意不删这句话,但要在“收支两条线”前面加上“探索”两字,后面加上了一个?#26263;取?#23383;,弱化了政策的指向。


这句23个字组成的话,每一个字背后都是惊心动魄的对决。


中国式红头文件里面的哲学,是一门高深莫测的学?#30465;?#36825;其实是中央帝国的一种传统:当一件政策走向争论不休无法定案,就在文字上写的含混不清,留待地?#20581;?#25506;索”。但这样的结果往往就是,中央?#21364;?#22320;?#20581;?#20808;行先试?#20445;?#22320;方?#21364;?#20013;央“顶层设计?#20445;?#21452;?#36739;?#20837;无休无止的循环中去。


此时,“?#19981;?#27169;?#20581;?#27178;空出世,打破了双方的平衡,往“补供?#20581;?#30340;天平上,压上了一枚重重的筹码。


?#19981;?#30340;医改模式简单来说,就是用“数人头算账”这种极为简单的方式,来计算出需要投入的资金,然后将资金直接核?#30142;?#20837;乡镇卫生院,实施事实上的“收支两条线?#20445;?#24182;借此输出“保工资?#20445;?#25552;升到事业单位平均水平)和“降药价?#20445;?#21462;消药品加价)?#36739;?#25104;果。


再简单一点说,就是政府把乡镇街道一级的医疗机构都花钱?#25226;?#20102;起来,试图让老百姓在基层医院解决掉大部分的医?#33670;?#39064;。


?#19981;账?#26159;中部穷省,但是近40年来不缺“模?#20581;保?#30358;省官场文化擅创新、擅总结,向上输送了很多干部。而这次展现出来的魄力和财力,给海里的人送上一记神助攻,一时间“?#19981;?#27169;?#20581;?#25104;为新闻联播的常?#20572;?#22269;务院也数次在?#19981;?#21484;开医改现场会,高调在全国推广“?#19981;?#22522;层综合医改经验”。


于是东部省份就没有了?#21364;?#30340;理由,而西部省份依靠中央输血,只须复制?#31243;?#21363;可,短短一年左右,“?#19981;?#27169;?#20581;?#24109;卷全国。“补供?#20581;?#39318;战全胜,数以千亿计的财政投入源源不断注入到乡镇卫生院之中,共和国历史第一次实现了对基层医?#33670;?#29983;机构的“包养”。


初战告捷,“补供?#20581;?#30340;倡导者?#29301;?#22788;在传檄而定的兴奋之中,在此役中立功的官员们也纷纷顺利晋升,而这项失之于简单的运动式改革的后果,要在两年之后才充分显现。


4. 需方反击


2010年前后,“补供?#20581;?#22312;地方高歌猛进,但支持“补需?#20581;?#30340;强力部门也没闲着,他们制定了一系列的反击方案,在中央层面迅速成行。


首先,全民医保迅速兑现。医保是“补需?#20581;?#26041;案的关键承接者,2009年的职工、居民、农民三张医保网还有不少漏洞,大量人群游离在医保保障之外。从2009年开?#36857;?#25237;向医保的投入急速增加,成为医改投入增长的主要引擎,带动三类医保实现“应保尽保?#20445;?#20197;致相当部分人群出现了重复参保。


中国医改十五年


其?#21361;?#25918;开社会资本办医。引进社会资本的“鲶鱼?#20445;?#26159;?#24179;?#24066;场化改革屡试不爽的方法。2010年《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一文中,甚至出现了“优先考虑社会资本”这样的文字。但总体来说,社会资本办医效果并不理想,一方面是公立医院掣肘,另一方面是医疗乱象较多。


而此时,“补需?#20581;?#30340;对手也送上大礼:“补供?#20581;?#20027;导的?#19981;?#27169;式,?#36745;?#20316;多少年,就已经走到?#22235;?#20197;为继的地?#20581;?/p>


政策初衷希望产出“降药价”和“保工资?#20445;?#19981;过降药价有赖于药品采购权高度集中,从原来的乡镇自行采购集中到全省集中招标,基于大家都懂的道理,药品中标价格越来越高,使基层机构仅有的一点价格优势丧失殆尽。而“保工资”则使基层医务工作者重回大锅饭时代,积极性不足导致基层业务量大幅下滑。


例如,一份?#19981;?#30465;肥西县卫生局的2010年的工作总结中就提到:当年全县基层医?#33670;?#29983;机构住院人数?#38470;?7%之多,而跑掉的病人,大都去了民营医院或者合肥市的大医院。而在流感肆虐之时,养懒了的社区医生们竟然连感冒都开始拒诊,刷新了公众对于基层医?#33670;?#29983;机构的信任下限。


被财政养起来的基层医疗机构,并没有发挥应该有的作用,老百姓用脚投?#20445;?#28044;入大城市的公立医院,让大型三甲医院人满为患。


不过任何决策一旦成为体制的标签,也就意味着获得了体制的保护,只能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尽管?#19981;?#27169;式在2011年便在?#19981;?#34987;悄悄叫停,“收支两条线”也最终被?#19981;?#30465;官方于2015年?#29616;埂?#20294;至少在2011年的舆论当中,?#19981;?#20173;是全国医改的圣地,继续接受着其他省市的膜拜,?#32422;?#27169;仿。


另一方面,“补需?#20581;?#20854;实也未收到预期的效果。“全民参保”算是最富成效,成为了三年医改成绩单上最亮丽的一笔,医保也借此成长成为医疗市场上一个极为强势的监管部门,各级医保对公立医院实施简单?#30452;?#30340;预算约束(有些地区的医保资金支付?#23454;?#33267;不足60%)。


而真正富有?#38469;?#21547;量、可以帮助提高医疗效率的政策,如门诊报销、护理保险、异地报销、单病种?#26007;选创?#26085;?#26007;?#31561;,都进?#22815;?#24930;,尽管这已经是各国医保的通行惯例,也早已写入了党和政府的工作报告之中。至于“社会办医”和“管办分开?#20445;?#26356;是基于自我革命的逻辑,被体制的惰性?#25797;?#22320;束之高阁。


整个“十二五”期间,医改继续沿着之前三年形成的惯性?#26377;?#19979;去,县级公立医院改革?#32479;?#24066;公立医院改革渐次展开,核心内容仍然是?#38712;?#21152;投入”“降低药价”“保障工资”三项,结果仍然是群众缺乏“获得?#23567;保?#26032;华社评论),看病继续“?#36873;保踩?#28982;“贵”。


而需方大增的医保、基本公共卫生等投入也效果不彰。作为全世界唯一的“特色?#20445;?#20013;国走上了一条供需皆补的道路。按照“补供?#20581;?#21644;“补需?#20581;?#30340;关注领域,两方面的投入都大幅增长,且始终旗?#21335;?#24403;,就像两股巨大的水流同时注入水池,一冷一热,最后的结果是效果互相抵消。


“补供?#20581;?#26263;度陈仓,“补需?#20581;?#38548;靴搔痒,蹉跎中,2011~2015五年过去。


5. 超级医院


庙堂的决策在左右互博,江湖上却是另一番高歌猛进的气象:一面是大型公立医院搞大跃进抢地盘,另一面是莆田系医院在野蛮生长。


石应康带领华西医院,为全国公立医院树立了一个跃迁样板,在每个公立医院院长心目中,都有一个“华西梦?#20445;?#20854;基本逻辑就是:以公立医院充裕的现金流,优先激励医务人员、升级医疗设施,获得病人再获得更多的收入,实现快速滚动发展,最终成为庞然大物。


当年“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20445;?#29616;在则是“医院学华西”。


于是在石应康即将在华西医院?#24230;?#20043;际,在另一个人口大省河南,一家大型公立医院追随华西走上了狂飙之路,它的起点始于一位名叫阚全程的副院长履新转正,他主导了华西医院的一个完?#26639;?#21046;版本。阚全程所在的医院,叫做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郑大一附院的发展史,几乎是华西发展史的复刻,简单来说就是:借助人口大省的病源优势,以引进专家留住本地病人起步,然后提升本地团队医疗?#38469;?#27700;平,最后吸引外地病人前来就诊,从大变强,走了一条类似于“贸工技”的临床学?#24179;?#35774;之路。


中国医改十五年


超级医院的崛起秘诀,不外乎有三点:


一是给予医务人?#22791;?#28608;励。华西在90年代就对医务工作者实施了内部股份制,而郑大一附院更是开出号称全国最高的医护薪酬,尤其优待护士。对于高端医学人才,更是千金求将,一度传出1000万聘顶级人才的新闻。


二是大手笔投资医疗设施设备。华西的医疗设备水平在90年?#38498;?#23601;开始领跑全国,而郑大一附院则在不足6年的时间内,一口气配足了高端影像复合手术?#25671;?#25163;术机器人等顶尖设备,并投建新院区将病床数量扩充近50%,使医院硬件水平足以笑傲全国。


三是以充足病源驱动医学研究。由于现代医学极端?#35272;?#22823;量病例的统计研究,有了巨大的诊疗量,就意味着充足的样本,?#32422;案?#22810;发现疑难病例的机会,这些都是高质量医学研?#24247;母?#30719;。这进一步吸引着医学人才络绎而来。


郑大一附院只用10年不到,就走完了华西20多年走完的路。从一个在省内还稍逊头筹的二流医院,一跃成为收入过百亿、床位上万张的“全球最大医院?#20445;?#24050;经超过昔日的偶像华西医院30%以上。在医疗水平方面,郑大一附院已经跻身全国30强医院,顺利实现了“先做大,再做强”的完美路径。


不过,有江湖就有大哥,有大哥就有比拼。在缔造郑大一附院奇迹的阚全程?#24230;?#21518;不久,北大国际医院、上海国际医学中心、西安国际医学中心等项目纷纷上马,投资动辄数十亿上百亿。做大做?#24247;?#36947;路上,新的超级公立医院正在不断刷新人们的想象。


庙堂中的“补供?#20581;?#21644;“补需?#20581;奔?#36777;之余,蓦然发现,每个地级市都出现了一个“小华西?#20445;?#21307;疗资源被进一步中心化,超级公立医院从感冒发烧到戒?#22871;?#35810;无所不为,周边中小医院门可罗雀,基层医院进一步空心化,患者拥堵到超级医院,进一步加重“看病?#36873;?#30475;病贵”。


10年前,收入过10亿就可以?#33670;?#36229;大医院了,现在年收入没有个50亿,院长参加全国论坛都很难上主席台。


这是“补供?#20581;?#21644;“补需?#20581;?#25152;始料未及的。中国的复?#26377;?#22312;于,庙堂上的人有自己的算盘,江湖中的人也有自己的算盘,政府有算盘,医院有算盘,患者有算盘,药厂有算盘,四个人打麻将,都赢钱是不可能的,摁下葫芦浮起瓢,总有一方是最终的买单者。


6. 民营困局


2010年前后,“补需?#20581;?#30340;在“补供?#20581;?#30340;后院点了一把火,推出了一个史无前例地对社会资?#23621;?#22909;的文件(《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并在4年?#38498;螅?#21448;出台一个?#27934;?#36827;健康服务业发展》的文件,将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医疗服务,上升到了产业政策高度。


不过,庙堂中寄予重望的良性市场参与主体出现得太晚太少,而所?#20581;?#33670;田系”民营医院却遍地开花。


1998年,打假专家“王海”对备受诟病的性病游医展开调查,揭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几千家皮肤病“科?#39029;?#21253;”的东家,都来自福建深山中的一个小镇:莆田?#21368;?#24196;镇。而且顶端的实际控制人,更是可以追溯到屈指可数的几个家族,而这几个家族集团的创始人,据说还是师出同一个游医。


莆田系操盘者们几乎没有受过什么高等教育,从医学的角度更是门外?#28023;?#32780;他们却极其善于利用市场营销,每一次媒体升级他们都不缺席,从原始的电线杆广告,到电视广告,再到搜索引擎,莆田系都堪称头号玩家。而高企的获客成本,就必然意味着,每位到院患者都必须被狠狠地?#29004;?#39640;客单价。


无论医改城头的大旗如何变换,莆田系一如既往奉行闷声发财的生意经,野蛮扩张如野火燎原。一个被广为引用的报道是,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的成立大会上,大会发言人宣称在全国范围内“莆田籍”医院已占民营医院总数的80%,提供上百万就业机会。


不过每隔?#25913;輳?#24635;会有一个玩过头的莆系医院惹出祸事,引起全国范围对莆系的打杀,使莆系医院隐藏的更深。继“老军医”和“科?#39029;?#21253;”模式渐次被玩?#26657;?016年一名叫作魏则西的年轻大学生的离世,又使“百度推广”模式被曝光,也使莆系资本进入新的“潜行周期”。


最新被曝出来的,是参与基因编辑事件的深圳和?#26639;径?#31185;医院,它隶属于“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的?#36136;?#23478;族。


当然,莆系不代表所有的民营医院,民营医院中也不乏武汉亚心、?#26412;?#21644;睦家、厦门长庚这样的优秀代表,但他们的发展,始终受制于“管办合一”的体制。


在这种体制下,公立医院以事业编制、科研课题、学术地位和行政资源等多重体制,绑定了最核心的医疗资产——优秀专家资源。使民营医院学科发展找不到灵魂人物,长期处于边缘化状态,无法完成政策设计者所赋予的重望。多数公立医院的医生,即使待遇提升,也不会考虑跳去民营医院。


一方面,真正优秀的供给太少,另一方面,大量?#21448;?#30340;供给横行,这就是民营医疗机构的困局,也是整个中国医疗供给侧的困局。


7. ?#37319;?/p>


2009年医改政策颁?#23478;?#26469;近十年,“补供?#20581;?#21644;“补需?#20581;?#30340;大礼议,催生了从中央到地方汗牛充栋的各种政策文件,却挡不住体制内医疗资源进一步集中化,也肃不清体制外莆系医院野蛮生长,基层医院难以为继,超级医院不断出现,民营医疗乱象横生。


超过6万亿政府资金投入过后,“补供?#20581;?#21644;“补需?#20581;?#32456;于达成了一项共识:医改这事,不是光砸钱就可以做成的。


于是,“补供?#20581;?#21644;“补需?#20581;?#20013;的两个“补”字已经变得不重要。关键是?#26377;?#26041;而言,患者应该去哪里看病;从供方而言,医生应该在哪里执业。前一个问题,引发了一场叫做“分级诊疗”的制度?#24179;?#21518;一个问题,引发了一个叫做“多点执业”的政策落实。


这两个关键词,分别成为了最近?#25913;?#21307;改的最高?#33633;?#27719;。


从主张上而言,“分级诊疗”政策?#26377;?#20102;“补供?#20581;?#30340;主张,主要通过行政手段引导患者有序就医,遏制大小公立医院苦乐不均的趋势;而“多点执业”政策则更贴近市场化的“补需?#20581;保?#24076;望通过打通医生人力资源的流动,破除小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发展瓶颈。


天堂里的石应康如果看到这一幕,也许会?#20184;?#19968;笑,他在离世前的最后?#25913;輳?#24341;入风险资本搞了一个互联网医疗产品,主打的就是多点执业,实现分级诊疗。究竟是老人当时已经对华西模式开始?#27492;?#32416;正,还是重新认定了市场力?#24247;?#37325;要性,现在已经无从知道了。


唯一可以?#33539;?#30340;是,“补供?#20581;?#21644;“补需?#20581;?#30340;拉锯战,未来还会?#26377;?#23545;于普通老百姓来讲,谁输谁赢不重要,我们只希望,?#20999;?#19981;必要的拉锯和弯路,能够少一点。


作者简介:陈晓荣,互联网医疗从业者,曾在体制内从事医改工作多年,资深医疗行业观察者,远川投资特聘医疗行业专家。


参考资?#24076;?/p>


[1]. 8500亿元医改投入悬疑揭晓,21世纪经济报道

[2]. ?#26412;?#21307;改将财政投入重点从养医院转向补医保,新华社

[3]. 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2009—2011年)

[4]. 关于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意见 国务院办公厅

[5]. 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23478;?#35265; 国务院办公厅

[6]. 新医改样?#26223;不?#27169;式困?#24120;?#36130;新《新世纪》

本网所发布资讯来源网络,仅属作者个人主观观点,与本网无关。
 

专栏合作

?#38431;?#24744;浏览龙基金官网,有关资讯合作,投稿或其他疑?#26159;?#32852;系 QQ:2698491281

开通专栏
手机吃鸡游戏评测